明天這把耐火提樑壺又將離去。
她曾陪伴我在冬日裡哈茶取暖,歷時兩年之久。
年初,將她割愛遠赴上海。 

陶行者Clayz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