釉藥達人來探班...........柴燒作品為何比較貴?


   年終,陶友們么喝燒個封年窯,表示過去一年生活與創作的圓滿句點,雖是氣候異常濕冷,窯邊確是話頭正熱。H君首次來探班,陶友介紹他是鶯歌地區的配釉達人,初次來體驗柴燒,不斷發問,興趣昂然。一連串對答之間,桌上的陳年老茶早已涼怯,但他仍提高分貝地問「柴燒與傳統窯燒的作品有何差異」為甚麼坊間柴燒作品價格都比較高,有何道理嗎?  
    我堅定的回答是「當然」。先撇開國內少數作者過度膨脹自己,用價格來凸顯柴燒是「神品」之外,應該真實看見柴燒過程與作品特質。柴燒工序,從準備薪柴,觀察天氣,整理窯室,排窑擇位,點火烘窑,投柴升溫,高溫觀火,回溫調控的冗長步驟,少者七十小時,多者上百小時,這是一場虔誠的「窯祭」,體力與心靈鍛鍊的馬拉松。
   作品視覺上,它比傳統電窑與瓦斯窯的燒成,多了層次感與土的原貌。因木柴灰從低溫到高溫,都會在坏體或是釉面上留下記錄,同時喚醒坏土裡隱含因子,層層疊疊,火痕烙印。有如火、灰、土的三角戀情,火熱激烈。退溫後容顏,隨性又有意外,可是晶融萬象,煥發出樸雅卓絕的質態。
   成熟的柴燒佳作品,富有「能對」感染力,只要觀賞者有多少內涵,它就給多少體悟與新意,這是柴燒獨特魅力與隱性的特異功能。極少有如此感性、理性與體力、毅力交織的創作型態,它有一定的門檻條件,能為之者得到適度鼓勵,是屬當然。

創作者介紹

陶行者Clayz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